-张三丰观蛇鹤相争「真实的张三丰观蛇鹤相斗创太极拳家请详辩」

张三丰观蛇鹤相争「真实的张三丰观蛇鹤相斗创太极拳家请详辩」

武林中曾经流传着一种“张三峰创编太极拳”的说法。20世纪30年代,由杨澄甫先生著成的《太极拳体用全书》中,就有一篇文章谈到张三峰创编太极拳的具体经过。这篇文章全文如下:

真人辽东懿州人,姓张,名全一,又名君实,字元元,号三峰。史称宋末时人,生有异质,龟形鹤骨,大耳圆目,身高七尺,修髯如戟。顶作一髻,常戴偃月冠,一笠一神,寒暑御之,不修边幅,人皆目为张邀遇。所喷升斗辄尽,或避谷数月自若,书过目不忘,游处无恒,或云一日千里。洪武初,至蜀太和山,结庵玉虚宫,自行修炼。洪武二十七年,复入湖北武当山,与乡人论经典……一日在室谈经,有鹊在庭,其鸣如峥论。真人由窗视之,鹊在树,注目下睹,地上有一长蛇,蟠结仰顾。少顷,鹊鸣声上下,展翅相击,长蛇采首微闪躲过鹊翅,鹊自下复上,俄时性躁,又飞下翅击,蛇亦蜿蜒转身闪过,仍作盘形,如是多次,真人出,鹊飞蛇走,真人由此悟以柔克刚之理。因按太极变化,而成太极拳。动静消长,通过易理,故使之久远,而动效愈著。北平白云观,现存有真人圣像,可供瞻仰云。

这篇文章中的“张三峰”,很像是《明史·方伎传》中所记的“张三丰”,兹将有关文字节录如下:

张三丰,辽东懿州人;名全一,一名君实,三丰其号也;以其不修边幅,又号张邋逼。体欣而伟,龟形鹤骨,大耳圆目,须髯如载。寒暑惟一神一衰,所喷升斗辄尽,或数日食,或数月不食。书经目不忘。游处无恒,或云一日千里。善嬉谐,旁若无人……

《明史·方伎传》称张三丰可能是“金时人”。他先做和尚,元朝初年与著名僧人刘秉忠同一位师傅;后改做道士,曾经在老子故乡鹿邑的太清宫修炼。然而,《明史·方伎传》又说这一切皆不可考。

传说中,这位张三丰起码死过两次。他在陕西宝鸡的金台观死过一次,当时人们用棺木将其收验,正要下葬,发现棺内有动静,打开一看:他又活了!后在山西太原的南峪山又死过一次。那时,张三丰在山中几个月没有生火做饭,却也不饿,还能用分身法,同时帮助几家村民耕作。一天,张三丰忽然像个病了的乞丐,哀求村人施舍他一口缸,说自己马上要死,死后请用缸葬在南峪山上。说完,果然就死了。村民们遵照他的遗愿用缸把他埋了。但是不久,村里又有人说在陕西的西安等地碰见了他。

张三丰是个爱开玩笑(“善嬉谐”)的人,他也许是深谙避谷假死之术,所以常常给人们闹点恶作剧。现代印度也有瑜迦功夫高深者,埋在土里不吃不喝达四十多天,挖出来还是活的。

张三丰的大名曾经传到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耳朵里。听说张三丰在湖北武当山“研磨太极阴阳之奥蕴,静观龟鹤之动态,探究其长寿之源”,朱元璋赶紧派人去找,但未找到。

永乐年间,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再次派人带着玺书香币奔赴武当山,花了几年时间,找遍各个角落,还是不见张三丰的踪影。但是,朱棣皇帝仍不死心。他一声号令,役使军民三十余万,历时十年,费以百万,在武当山建立八宫、三观、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十二亭台、三十九座桥梁,绵延一百四十余华里,计有房屋二千多间,建筑面积一百六十万平方米。规模宏大,气势磅礴;雕梁画炼,巧夺天工;富丽堂皇,蔚为壮观。明成祖希望此举能够感召张三丰,让神仙自己降临。做了皇帝就更不愿死,为求长生,皇帝们个个舍得投资。

数十年后,明朝英宗皇帝仍是在“莫测其存亡”(即不知张三丰是死是活)的情况下,赐诰将张三丰封为“通微显化真人”。所以,《明史·方伎传》中的这个张三丰,自始至终是一位但闻其事,未见其人,名气极大,真相不明的神秘人物。

迨至清朝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又出现了一个“张三丰”。这一年,浙江宁波内家拳名手王征南病故,当时著名的大学者黄宗羲(公元1610-1695年),在为王征南撰写的墓志铭中这样说道:

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而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少林为外家,盖起于宋之张三丰。

三丰为武当丹士,徽宗召之,道梗不得进,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

三丰之术,百年以后,流传于陕西,而王宗为最著。温州陈州同,从王宗授之,以此教其乡人,由是流传于温州。嘉请间,张松溪为最著。松溪之徒三四人,而四明叶继美(近泉)为之魁,由是流传于四明。四明得近泉之传者,为吴昆山、周云泉、单思南、陈贞石、孙继糕,皆各有授受。昆山传李天目、徐岱;天目传余波仲、吴七郎、陈茂宏;云泉传卢绍岐;贞石传董扶典、夏枝溪;继搓传柴玄明、姚石门、僧耳、僧尾;而思南之传,则为王征南。

这位受到北宋徽宗皇帝赵估(公元1100-1125年在位)召见,并在梦中得玄帝授之拳法的“张三丰”,比《明史·方伎传》中的那位虚无缥渺、若有若无的“张三丰”,生存年代要早一百年。而在梦中向他授拳的“玄帝”,则是传说中龙汉时代(这是道教自编的年号,据说非常久远,那时世界格外美妙)在武当山修炼四十二年,然后得道升天的一位神仙。玄帝在传说中的形象是:披发、仗剑、身着黑衣、脚踏龟蛇。可见,“玄帝梦中授拳三丰”之说,近乎荒诞!

然而,黄宗羲是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一个如此荒诞的传说竟出自一位如此严谨的学者之手,这令后人大惑不解。

其实,《王征南墓志铭》是黄宗羲根据王征南的言行而撰写的。王征南怎么说,黄宗羲怎么记。黄宗羲对王征南的言行,并不负考证的责任,也没有考证的义务。相反,不掺一己之见地、绝对忠实地记录一个人的言行,这正是尊重历史的表现。我们知道,中华民族有着崇古的风尚,所以当人们有了某种创见,并且希望得到迅速的传播时,就会攀附于某位历史人物以借助其声望。一本医书托名“黄帝”,一本药书托名“神农”;一种拳术拉扯“达摩”,一种拳法高攀“三丰”。这在迷信的古代,不足为怪。

但是,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体用全书》的“序”里面说:

先大父(指杨澄甫的祖父、杨式太极拳创始人杨露禅)更诏之曰:太极拳创自宋末张三峰。传之者,为王宗岳、陈州同、张松溪、蒋发诸人……

由此可见,杨澄甫先生所说的“张三峰”,恰恰又是这个荒诞的传说中的“张三丰”。他所列举的王宗(误为“王宗岳”)、陈州同、张松溪诸人,正是内家拳的早期著名人物。杨澄甫先生把内家拳的传人,视为太极拳的远祖。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太极拳”来自“内家拳”?

黄宗羲的儿子黄百家,曾经拜王征南为师学习内家拳,并在王征南死后写下《内家拳法》一篇,记录自己所学的内容,主要有:

十段锦:立起坐山虎势,回身急步三追;架起双刀敛步,滚所进退三回;分身十字急三追,架刀所归营寨;纽拳碾步势如初,滚斫退归原路;入步革韬随前进,滚研归初飞步;金鸡独立紧攀弓,坐马四平两顾。

六路:佑神通臂最为高,斗门深锁转其豪;仙人起立朝天势,撒出抱月不相饶;扬鞭左右人难及,煞锤冲携两翅摇。

穴法:死穴、哑穴、晕穴、咳穴。

心法:敬、紧、径、劲、切。

禁犯病法:懒散、迟缓、歪斜、寒肩、老步、腆胸、直立、软腿、脱肘、戳拳、扭臀、曲腰、开门捉影、双手齐出。

黄百家得王征南之传以后,由于热衷科举,未能坚持不辍。所以,他在《内家拳法》中说:“先生之术所受者惟余,余既负先生之知,则此术已成广陵散矣!”他认为自己的记录犹如“诸葛亮书中木牛流马”,尺寸虽然备载于书,但是后人无法按照书中的记载恢复其原貌。

1932年,武术史学家唐豪先生曾到王征南传授内家拳的浙江宁波铁佛寺,调查内家拳的遗绪,发现寺里的和尚没有会练内家拳的。唐豪又来到王征南的家乡以及墓地所在的宁波宝幢镇同岙村,也未见村里有内家拳流传。后再托人到温州查访,并访问陈州同的后裔,仍然一无所获。但是,据浙江省体委武术发掘整理办公室在《浙江省武术拳械录》中说,内家拳曾在清朝列为兵营拳术,现仍分布于杭州、富阳等地。

无论内家拳是否失传,我们从黄百家的文字记载中,看不出“太极拳”与“内家拳”有什么直接的继承关系。

黄百家的《内家拳法》一文收录在《昭代丛书》别集之中。在这篇文章里。黄百家将“三丰夜梦玄帝授之拳法二说,改为:“自外家至少林,其术精矣;张三峰既精于少林,复从而翻之,是名内家。”以后许多文艺作品中关于张三丰先学少林拳,后创武当派的故事,悉源于此。

内家拳在技击上擅长跌法和穴法。在历史文献和文艺作品中,有许多关于内家拳技法的精彩而生动的记载和描述。比如《宁波府志·张松溪传》:

松溪为人,怕怕如儒者,遇人恭敬,身若不胜衣,人求其术,辄逊谢避去……

有僧七十辈,闻松溪名,至鄞求见,松溪蔽匿不出。少年怂恿之,试一往,见诸僧方较技酒楼上,忽失笑,僧知其松溪的,遂求试。松溪袖手坐,一僧跳跃来就,松溪稍侧身,举手送之,其僧如飞丸陨空,堕重楼下,几毙……

又如黄宗羲写的《王征南墓志铭》:

征南为人机警,得传之后,绝不露主角,非遇甚困则不发……凡搏人皆以其穴:死穴、晕穴、哑穴。一切如铜人图法。有恶小侮之者,为征南所击,其人数日不溺,踵门谢过,乃得如故。

一日遇故人,故人与营将同居,方延松江教师,讲习武艺;教师据坐弹三弦,视征南麻衣,温袍若无有。故人为言征南善拳法,教师斜盼之曰:“若亦能此乎?”征南谢不敏。施教轩衣张眉曰:“亦可小试之乎?”征南固谢不敏。教师以其畏己也,强之愈力,征南不得已而应。教师被跌。请复之,再跌,而血流被面。教师乃下拜,贵以二嫌。

……僧山火焰有普力,四五人不能掣其手,稍近征南,则跟然负痛。

内家拳传人中的“僧耳、僧尾”,据说都是和尚。因此,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短篇小说《武技》,出现了精通内家拳技法的少林僧人:

李超,字魁吾,淄之西鄙人。豪爽,好施。一僧来托钵,李饱喷之。僧甚感荷,乃曰:“吾少林出也。有薄技,请以相授。”李喜,馆之客舍,丰其给,旦夕从学。三月,艺颇精,意,得甚。僧问:“汝益乎?”曰:“益矣。师所能者,我已尽能之。”僧笑命李试其技。李乃解衣唾手,如猿飞,如鸟落,腾跃移时,调调然骄人而立。僧又笑曰:“可矣。子既尽吾能,请一角低昂。”李忻然,即各交臂作势。既而支撑格拒,李时时蹈僧瑕,僧忽一脚飞掷,李已仰跌丈余。僧抚掌曰:“子尚未尽吾能也!”李以掌致地,惭沮请教。又数日,僧辞去。李由此以武名,遨游南北,罔有其对。

偶适历下,见一少年尼僧,弄艺于场,观者填溢。尼告众客曰:“颠倒一身,殊大冷落。有好事者,不妨下场一扑为戏。”如是三言。众相顾,迄无应者。李在侧,不觉技痒,意气而进。尼便笑与合掌。才一交手,尼便呵止,曰:“此少林宗派也。”即问:“尊师何人?”李初不言。固诘之,乃以僧告。尼拱手曰:“憨和尚汝师耶?若尔,不必较手足,愿拜下风。”李请之再四,尼不可,众怂恿之,尼乃曰:“既是憨师弟子,同是个中人,无妨一戏。但两相会意可耳。”李诺之。然以其文弱故,易之;又少年喜胜,思欲败之,以要一日之名。方顿顽间,尼即遽止。李问其故,但笑不言。李以为怯,固请再角。尼乃起。少间,李腾一踝去。尼骄五指下削其股;李觉膝下如中刀斧,暖仆不能起。尼笑谢曰:“孟浪连客,幸勿罪!”李舁归,月余始愈。

后年余,僧复来,为述往事。僧惊曰:“汝大卤莽!若他何为!幸先以我名告之,不然,股已断矣!”

这些精彩而生动的记载和描述,令我们想起太极拳的“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和太极推手的技巧。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人们便认为“太极拳”来自“内家拳”。或许,这也正是杨澄甫先生煞费苦心地把《明史·方伎传》中关于“张三丰”的文字记载,移植到梦中得玄帝授拳的“张三丰”身上,同时,杜撰那个“张三丰观蛇鹤相斗创太极拳术”神话的原因所在。

张三丰和太极拳到底有没有关系?

太极拳就是张三丰发明的,张三丰幼年的确在少林寺习武,但是后来去武当山当了道士,武当的太极应该是张三丰传下来的。太极拳流传以后很多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改进,就变成了许多分支,就是陈氏,杨氏,孙氏等等,还分为24式,48式,82式等很多不同的套路。
历史上有争论太极拳究竟是张三丰所创 还是陈清平所创的问题,事实证明应该是张三丰所创,以下是证据:
张三丰创太极拳的证据
——————————————————————————–
关于张三丰创太极拳的文字记载,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有早于清初黄宗羲《王征南墓志铭》及其子黄百家《内家拳法》的史料。这两种记载应该同出于王征南口述的内家拳源流,应该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关于张三丰创太极拳,过去唐豪、顾留馨在创立"陈王廷创拳说"之时,抓住所谓"夜梦玄帝授拳"等"荒诞"的说法,予以批判和否定。其实在武当山从古至今,历来就有道士们习武的传统,而且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假如我们能够客观地对待,那么请问,张三丰作为武当山的道士,他习武、练拳是不是迷信?荒诞吗?武当山道士们秉承传统,将武当山道士们所继承的拳法形成自己的风格,并传播到民间,从而发展成为中华武术中一大名宗–武当派武术,这又是不是迷信?假如这些都不是迷信的话,那么我们应不应该将唐豪、顾留馨所否定过的客观事实予以澄清,还历史一个本来面目?
清光绪六年,李亦余所作《太极拳小序》开宗明义就说道:"太极拳始自宋张三丰,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神而明者代不数人……",但李氏又于光绪七年将开头所作改作:"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李氏为何作此改动?其原因可能有二。其一,李氏困惑于宋张三峰与明张三丰故而未作定论;其二,当时有陈系(陈、杨、武等派)以外的太极拳流派在民间沿袭着,而这些流派自云早于张三丰。李亦余可能有所耳闻,故认为太极拳起源有可能早于张三丰。
关于这一点,可举一实例为证:清同治年间,杨禄禅先生在京城旗营及端王府教拳,得其传授者甚多。有一旗人夏桂勋从禄禅师学拳数载,后来夏桂勋在河南败给了李六如,方知李六如所练为"金陵太极功",而李六如的太极功是从学于金陵(南京)的谷宗云、谷宗秀兄弟。谷氏兄弟为清朝乾嘉时人。由是可直知早在乾隆年间太极拳(功)已经在金陵流传。李六如将此派之内容传给了夏桂勋,夏桂勋返京后传京都旗人恒寿山(人称"大力恒"者)等人,并一直沿袭至今天。笔者与此派传人交往甚密,得知此派传谱记载,金陵太极功始于南北朝盛于唐宋。可谓早于张三丰。另外,从从此派内容及其特点来看与陈系诸派大异,可断其绝非由陈系诸派所派生。夏桂勋与李亦余为同时代人,李亦余闻知金陵太极功及其源流,也是极有可能的。故而改"太极拳始自宋张三峰"为"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然而李亦余很清楚地说明:"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这里虽未提及蒋发,显因系略笔之故。巧得是,禄禅师之弟子王兰亭以师兄弟名义所传授的师弟李瑞东,曾经在光绪七年七月也写过一篇《序》其中也曾提到张三丰创拳和传拳的问题。《序》中说道:"太极拳术始于轩辕黄帝,因在常山偶见蛇鹊之战,藉蛇缠鹊跃战斗之机,悟理想义,由此而发明太极拳术。历圣相承,迨至宋元,张三丰先师抚无极、太极、八卦错综之义,阴阳相推之理,五行生克之情,八门变化之机扩而充之,衍成各种太极拳术。至此,本门拳术始大盛矣。实为武术中内家嫡派……"。
这里,李瑞东先生说太极拳始于轩辕黄帝,系因道家崇尚黄老,而太极拳传人多受道家思想的影响之故。这里的轩辕黄帝应该理解为:不知其年代及姓名的古人的代称。而古人观蛇鹊之战,悟化出一种原始拳术,这绝非迷信,是符合唯物主义观点的。这种原始的拳术迨至宋元,就成了张三丰进一步创造的蓝本。这说明张三丰是在前人创造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从而创造出武当内家太极拳。这种说法显然要比所谓夜梦玄帝授拳,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的说法真实可信。
李瑞东在《序》中所言,张三丰为宋元时人,客观地看张三丰从宋代活到明代颇为令人怀疑。但是对于专门练习长寿之术的高道张三丰来说,并非不可能的,因为古有彭祖八百岁之说。
张三丰创太极拳还是内家拳?内家拳早期是否和太极拳同源?其实,张三丰创太极拳和创内家拳并不矛盾,二者皆为张三丰所创,而且早期内家拳和太极拳是不分彼此的。只是名称不同,这是由于传人不同,从而派生出不同的名称而已。或者是由于拳法套路不同,因为张三丰所创绝非单一的套路,很可能是多种套路和各种辅助功法、内功修炼方法。由于传人所承袭的套路不同,就产生了不同的称谓。类似情形在传统武术的沿袭过程中是司空见惯的,不足为奇的。另一种可能是:太极拳曾经作为武当派内家拳的一部分,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与内家拳的其他内容一起沿袭了下来,以后由于在传递过程中的各种原因,与内家拳的其他内容发生了分离。分离之后又不断地吸收其他拳种的内容以丰富、完善自身,逐渐演化成一个独立的拳种。至于何时从内家拳中分离出来的,这正是我们所应该深入研究的。
内家拳的概念和内涵,在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不仅原有的内容(含太极拳)还包括了"八卦"、"心意"、"形意"、"通背"等多种内功拳种。然而,内家拳原来的内容只是"张三丰既精于少林,复从而翻之,是名内家"(黄百家《内家拳法》),即张三丰所创太极拳的代名词。
关于太极拳曾经作为内家拳的一部分,其依据有二,其一、太极拳和松溪派内家拳的相同之处,根据松溪派内家拳第二十代传人王维慎在《松溪派内家拳的本源与发展》(见《武魂》1983年第1期)一文中所阐明的拳理,简要地对比一下传统太极拳的拳理,就会发现,二者有很多共同之处,可以说同出一源,具有很近的亲缘关系。
松溪派内家拳讲:"拳有阴阳才能有变化,有变化才能有刚柔";王宗岳《太极拳论》曰:"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太极拳以阴阳为万法万事之宗祖。
松溪派讲:"拳起于易";太极拳各派皆以易理说拳理。
松溪派讲:"气沉黄庭,气转黄庭"此乃抱元守极之法,练先天混元之功;传统太极拳讲:气沉丹田,内气潜转,练的也是先天混元之功。
松溪派的要领有:"含胸拔背,沉肩坠肘";而这正是传统太极拳中人所共知的基本要领。
此外,松溪派讲:"下腭微收";太极拳也讲下腭微收。
在打法上,松溪派讲"后发制人,后发先至";太极拳则讲"彼不动,我不动,彼微动,我先动",恰好是前者的诠释。此外,松溪派在技击上上讲"抓筋拿脉,打穴击要";这在传统太极拳的技击上也有若干体现。
总之,由于传递过程中的不断演变,如果拿今天的松溪派内家拳同今天的太极拳相比较,肯定会有诸多不同之处,例如在拳势名称上区别较大,这也是很自然的。绝不可以把这些不同之处用来否定松溪派内家拳和太极拳的渊源关系,因为这样做,就等于抛开历史于不顾,片面地要求形式上的相同,这无疑不是研究历史的正确态度。
太极拳作为武当内家拳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武当山道士张三丰所创造和传播的道家功夫,在当今某些流派所继承下来的传统太极拳内容里,还可以找到其他的依据。清朝著名的太极拳家李瑞东先生随其师兄王兰亭学习太极拳术,艺成之后,又遇甘凤池之曾孙甘淡然(字霈霖)先生,遂拜甘淡然为师,得其"江南派"太极拳之传。所谓江南派太极拳实为武当"金蟾派"太极功之俗称,此派内容十分丰富,拳法分为武两类,文架讲"沾"、"粘"、"连"、"随"之打法,武架讲"离"、"粘"、"随"之打法。其风格特点与陈系诸派大为不同。李瑞东先生后来综合了自己所得"河南派"、"江南派"、"陕西派"太极拳之精华,熔于一炉,创李派太极拳,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派别。李派除了有李瑞东先生所创的各种拳械套路以外,还继承了许多传统太极拳套路、器械、内功修炼和多种辅助功法。其中就有许多由李瑞东先生传递的内容(非先生自创),其中可以找到太极拳属于道家功夫以及张三丰创太极拳的证据。
其中的"太极十三丹"就是非常原始的太极拳术。它之所以称之为"丹",是有其历史渊源的。李瑞东先生所传的"太极十三丹",与武当道教的内丹功有着不解之缘,而且是直接沿袭下来的丹功称谓。所谓道教内丹功,其实就是道士们所修炼的内功。道教所追求的是修炼成"纯阳之体",即成仙,"成仙"的手段有两种,其一是通过服食外丹来达到目的;其二是通过修炼内丹功来达到目的。一般来说道士们通过炼丹炉所炼就的外丹,多含铅汞,十分有毒,服之不但成不了仙,还会中毒,于身体有大害,自古因服食外丹而中毒死亡的道士非常多,甚至还有贪图长生不老的皇帝。但是内丹功则不同,因为内丹功按通俗的说法就是道家"养生气功",修炼内丹功不但于身体无害,而且低则益寿延年,高则可修炼成"纯阳之体",从而"得道成仙"。因此,历史上绝大多数道士都修炼内丹功。因为内丹功也是气功,那么气功就有动静功法。
太极十三丹即是道家内丹功的一种,太极十三丹的动功就是以仿效十三种动物的动作之仿生功法。总体来说十三丹就是一种功拳合一、内外皆修的道家功夫。它和其他传统太极拳的相同之处就是,皆有技击的性质。李瑞东先生的这套"太极十三丹",得自王兰亭与甘淡然,早期杨禄禅先生也曾经传授过。
太极十三丹动功中有蛇鹊两形,道家太极拳传人认为蛇、鹊两形为太极拳各势的父母拳,也就是太极拳的原始形式,而其他拳势则是由这两形衍生出来的。
李瑞东先生在光绪七年《序》中所谈到的,轩辕黄帝在常山观蛇鹊之战,而悟化、创编了一种原始拳法。李派太极拳谱中有一首《太极拳发源歌》云:
昔日轩辕到常山偶见蛇鹊斗坡前鹊啄蛇头蛇尾应鹊啄蛇尾头相连鹊啄蛇腰首尾应黄帝因见非偶然细观二物尤相斗始此留传太极拳
无独有偶,北京白云观道士们中间流传着一种"原始太极拳",此派也有类似的《太极拳发源歌》,意思完全一致,只是文字略有差异。歌中所说的"蛇鹊相斗"的特点,在太极十三丹的蛇、鹊两形的对练中体现的活灵活现。蛇形柔软而缠绕,鹊形迅捷而刚硬,蛇缠鹊跃,两形阴阳相济,刚柔并重,变化无穷。笔者以为,这的确是太极拳的最为原始的形式。这种最为原始的形式传至宋元时代的张三丰,经过再创造,得以扩充、发展,从而形成了太极拳的朴素形式–太极十三丹动功。太极十三丹的其它十一形为:狮、熊、虎、猿、鹤、蟾、马、鸡、凤、猫、龙。每一种形象代表了若干势单练动作,每一势单练动作,都有其专用的名称。比如"长蛇串珠"、"灵鹊起尾"、"熊罴漫步"、"鹤舞松荫"、"金蟾望月"等等,而这类名称与戚继光《拳经》三十二式,与陈氏家传长拳的拳势名称不同。这一点恰恰证明太极拳并不是由陈氏九世祖陈王廷依据戚继光《拳经》图势所创,而是另有源头的。
个别人曾经把戚继光、陈王廷作为太极拳的中间传递者,而这种说法也是同样不足取的,它的依据仍然是对照近代陈氏太极拳太极拳、陈氏家传长拳、戚继光《拳经》三十二式所发现的相同式名而已。近代的陈式太极拳与陈长兴时代的太极拳比较,其内容肯定经历了很大程度的演变,在演变的过程中则不可避免地渗入了陈氏家族原有拳术的成分。这样,陈氏太极拳中有一些陈式长拳、戚继光《拳经》中若干拳势名称,也是合乎情理的。唐豪的考证过分地偏重于拳势名称的对照,自以为从中找到了陈王廷创拳的证据,殊不知后世的陈式太极拳乃是陈氏族人结合了家传拳术进行了改造的结果。比如现代陈氏的"二路炮捶",外家拳的味道很浓,但是又很突出太极拳的缠丝劲,十分明显,这是用太极拳的劲法、原理对陈氏原传外家拳进行部分变革的结果。这个问题历来困扰了太极拳起源问题的研究和考证。使许多学者误以为沿陈氏近代太极拳–陈王廷《拳经总歌》–戚继光《拳经》这条路,就可以找到太极拳的源头,从而把陈王廷作为中国最早的太极拳创始人,或者把戚继光、陈王廷作为太极拳的中间传递者。
研读戚继光《纪效新书.拳经捷要篇》可知,其三十二式拳法乃是取自当时流行的十六家拳法,即使其中有内家拳或太极拳成分,也仅限于一两个拳势而已。所以其三十二式图势绝不可以视作为太极拳,戚继光、陈王廷也绝不是太极拳的创造者和中间传递者。尽管戚氏在《拳经》篇内也曾经提"常山之蛇说",但是《孙子.九地》中有:"故善用兵,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应,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作为熟读兵书的杰出军事将领,戚继光很可能直接引用自《孙子》一书,而与太极拳无关。举个形象的例子来说,如长江上游的支流很多,但是,除了沱沱河以外,其他支流都不是长江的源头,尽管那些支流同样丰富了长江的流量。那么,太极拳的源头究竟在哪里?
事实证明:内家拳及太极拳系统的产生与道家及道教的内丹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内丹功既有动功,又有静功,行、立、坐、卧各式功法一应俱全。其动功与民间武术的有机结合,从而产生了内家拳的雏形。这一结合,不仅使内丹功的动功具备了新的功能–技击,而且还使外功拳术得到了升华,形成了一种在技击实战中威力巨大的内家拳术,这无疑是中国武术发展史上的一次飞跃。
上述说法绝非臆测,依据很多,比如太极十三丹动功这种太极拳的早期朴素形式所保留的道家丹功特征及其拳术的属性就是活的证据。它用形象而不是文字记载了从道家丹功、民间武术的结合到内家拳乃至太极拳形成这一历史过度。
李派传谱中有一段太极十三丹的说明文字:"以上名为十三总势,又名形神妙化丹功,乃太阴炼形之术也,分阴阳、文武火候,动静神功,故有行立坐卧功夫矣。八势、五步妙法在其中矣。八卦错综运用变化之道与五行生可之理互相吻合,共成十三势",这段文字不仅说明太极十三丹就是道家内丹功,而且也说明它同时也是丹道动功向太极拳术转化的中间过度形式。解析十三丹的内容发现,原来"掤"、"捋"、"挤"、"按"、"采"、"挒"、"肘"、"靠"与"进"、"退"、"顾"、"盼"、"定"的太极拳十三势,就融会在十三丹的各式动作中!它之所以称之为"十三总势"意即各种太极拳套路,均以此为母体,由此衍化而来!!!王宗岳《十三势歌》中云:"十三总势莫轻视,命意源头在腰隙",过去,王宗岳究竟传授拳架没有,曾受到唐豪的怀疑,现在看来,李派所继承的"太极十三丹"(十三总势),就是王宗岳传蒋发,蒋发传河南温州县的太极拳拳架之一!它与陈氏长拳、戚继光《拳经》图势完全不同,却与各派所传的太极拳有着本质的相同。它虽经历代多人传递至今仍保留着古老朴素的特色,保持了其道家内丹功动功的特征,为太极拳起源的研究提供了活的"化石"。
研究太极拳的起源,绝不是简单地对照一下拳势名称,而要从各个方面深入研究,比如基本拳理、辅助功法,尤其是可以从太极拳的各种内功修炼方法中进行研究。太极拳作为一种内功拳法,在它的整个传递过程中始终伴随着内功修炼方法的传递,往往拳架发生了极大的演变,而内功修炼方法并无多大的变化,这是由于内功的修炼很容易导致出偏(走火入魔),所以,历代传人必须慎重。
李派传人将多种太极拳的内功修炼方法沿袭至今天,其中还有"太极钓蟾功"、"百日筑基功"、"卯酉周天功"、"九转还丹功"、"圣胎培育还元功"等等。这些功法大都有坐卧功法,也大都讲究在修炼过程中要"安炉立鼎"、"采药"、"烧文火"、"烧武火"、"阴阳交媾"、"产婴结丹",其功理、功法与《武当修真图》相一致,而且,李派历代传人均以《武当修真图》为练功指南,由此可见,太极拳的内功修炼与道家的内丹功起码是属于同一个系统的近亲功法。就是当今各派的内家拳也都有"以拳入道"的说法。目标就是所谓的炼成"纯阳之体"拳法和技击不过是"技艺之末",这就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太极拳及内家拳起源于道家内丹功与原始拳法的最初结合形式,而宋元时代的张三丰创造内家拳及太极拳是完全可能的。
从张三丰所在的时代到如今,由于年代久远等诸多因素,已无连续、严密、完整的传递程序可供我们参考了,而太极拳的连续传程也只能上朔至清朝康乾间的王宗岳。据李派残存的拳谱资料记载,与王宗岳同时代擅太极拳者,尚有甘凤池、张凤仪、李凤元、乔三秀、陆凤治、陈凤山、黄凤歧等人。
张三丰的弟子有:李玄宗(道号"铁蟾子")、王道宗(道号"金蟾子")、张清修、李静修、邱元靖等人。由王道宗传陈洲同,以下与内家拳源流交叉(见《王征南墓志名》),至王征南断代,后为王宗岳、甘凤池、张凤仪、乔三秀等人。自王征南以上,太极拳与内家拳是一体的,而征南以后则从内家拳里分离出来,逐渐演变为一个独立的拳种。传至清朝康熙、乾隆间,是太极拳的中兴时期,出现了一大批太极拳家。王宗岳一支,由弟子蒋发广为传播,在河南温州一带兴起,清代称之为"河南派"或"温州蒋派";甘凤池、张凤仪等人将太极拳传播于江南部分地区,清代称为"江南派",也称"武当嫡传金蟾派太极功",钓蟾功是该派的绝技。清朝光绪年间,一百零八岁的甘淡然,字霈霖,为甘凤池之曾孙,将"金蟾派"完整地传给了李瑞东先生,并且沿袭到今天。
众所周知,河南派由陈长兴传给杨禄禅,杨禄禅到北京广为传播,从而衍化出杨、武、李、吴、孙各派。
清朝光绪末年,由武当山云游道士培元尘将"武当隐仙羽化犹龙派太极拳"传给了北京的司星三,该派至今仍在天津地区沿袭着。
清朝乾隆、嘉庆年间,金陵谷宗云、谷宗秀兄弟擅长"金陵太极功",谷氏兄弟传河南李六如,李传北京夏桂勋,夏传恒寿山(大力恒),此派至今仍在天津地区流传。
此外还有许多流派,比如清末民初宋书铭传承的三十七式太极拳;由道士吴鑫泉传承的"武当道家太极拳";由北京白云观安声远道长传承的"原始太极拳"等流派,均各自有其传递程序,而大部分都与河南陈家沟毫无瓜葛。因此,"天下太极出陈沟"的说法,是根本无视客观事实的存在的。
张三丰作为太极拳的创始人,还是中兴者?这是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考证的。然而,张三丰曾经扩充、丰富了太极拳的内容,曾经传播了太极拳术,这却是不能随意否定的。因为太极拳这种源于道家内丹功的拳法本身,可以找到许多证据。

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的太极拳和张三丰之间有什么关系?

太极拳起源之谜

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第二十四回,张三丰传授张无忌太极拳的心法奥义:“用意不用力,太极圆转,无使断绝。当得机得势,令对手其根自断。一招一式,务须节节贯串,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只见他左掌阳、右掌阴,目光凝视左手手臂,双掌,慢慢合拢,竟是凝重如山,却又轻灵似羽。张无忌陡然之间省悟:“这是以慢打快、以静制动的上乘武学,想不到世间竟会有如此高明的功夫。”

然而,文艺作品是一回事,现实则是另一回事。张三丰是否真有其人?太极拳是否真是他所创?现在的史学界还存在争论。明史中有《张三丰传》,说他“丰姿魁伟,龟形鹤骨”,喜欢云游四方,饭量特别大,但有时候两三个月不吃;明代天顺年间的《襄阳府志》也明确记载了张三丰的道籍所在地。至于太极拳的原创记载,始于明末著名文人黄宗羲的《王征南墓志铭》,黄宗羲说内家拳“以静制动,故别于少林为外家”,是武当张三丰所创。而以内气为导引的内家拳正包含了太极拳,张三丰的太极十三式是所有太极宗派的基础。

但据2018年1月19日《新华每日电讯》报道,太极拳的发源地为河南温县陈家沟。文章说,当黄河流经河南温县,南有古称洛水的伊洛河汇入。洛水清,黄河浊,一清一浊的两股河水在此交汇、融合,形成一幅天然的“太极阴阳图”,这就是“天下太极出河洛”的由来。而陈家沟,恰好处于黄河北岸距河洛汇流处几公里远的清风岭上。南临黄河,北依太行,阴阳相和,太极天成。这里的人相信:天下之大,太极拳兴于陈家沟却是必然。数百年来,这里大师云集、英才辈出,成为举世闻名的太极圣地。每年从世界各地赶来陈家沟朝圣、拜师学艺的太极拳爱好者更是络绎不绝。太极拳也风靡世界,目前已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习练者达数亿人之多。

文章还介绍了太极拳的起源故事。明末清初,陈家沟陈氏第九世陈王廷(1600~1680)在家传拳法的基础上,博采众家之长,结合《易经》太极阴阳之理,融汇中医经络学说和道家导引吐纳术,创编出了一套阴阳开合、刚柔相济、内外兼修的新拳法,命名为太极拳。太极拳先在陈家沟经历了百年传承,到第六代传人陈长兴和陈有本时,二人由博返约,分别创编出陈式太极拳大架和陈式太极拳小架套路。太极拳第八代传人陈鑫著《陈氏太极拳图说》,全面总结了陈氏数代宗师所积累的太极拳传承实录和实践心得,为太极拳的传承与弘扬,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清代中后期至民国,太极拳开始对外繁衍传播。

●盛极一时的太极拳

那么,这陈家沟所传的拳法能不能打,在早年是有迹可循的。

陈王廷所传授下来的有五路拳、五路捶、108式长拳,及双人推手、刀、枪、剑、棍、锏、双人粘枪等器械。其中双人推手和双人粘枪,更具有前所未有的独特风格。但由于最初的太极拳在陈家沟有传子不传女之说,所以,外人很难窥其全貌,更难以知其精髓。一直到陈长兴传拳给河北邯郸永年的杨露禅后,“陈家沟拳术”才被世人所见。

清嘉庆年间,陈长兴摒弃门户之见,将太极拳传给外姓人杨露禅,杨露禅学成入京与人比武未遇敌手,被誉为“杨无敌”,太极拳遂名声大噪,后杨露禅创编出杨式太极拳(去掉其技击成分,使其成为强身保健的拳术);太极拳第七代传人陈清平传拳于温县赵堡镇和兆元、河北永年武禹襄,两人分别创编出和式太极拳、武式太极拳;清末,满族人全佑师从杨家学杨式太极拳后,传子吴鉴泉创编出吴式太极拳;民国初期,河北顺平县人孙禄堂,师从郝为真学武式太极拳后,创编出孙式太极拳;20世纪30年代,陈家沟陈氏十七世陈发科在祖传拳械套路的基础上,创编出陈式太极拳新架一路、二路。

到清末民国初年,国内太极拳高手辈出,涌现出陈鑫、陈子明、陈照丕、孙禄堂、张之江、李景林、王子平等大家。太极拳在国内外风光无限、盛极一时。

当时的陈家沟也出了陈发科、陈省三、陈宝璩、王雁等陈式太极拳名家。

但这一切都在一场变故后发生剧变,甚至一度到了这个太极圣地竟然多年无人练拳、传承中断的境地。

故事要从1941年说起,当年河南遭遇了前所未见的旱灾和蝗灾,陈家沟也未能幸免。不光天灾肆虐,更有人祸横行。当时的杂牌队、日本鬼子、土匪等各股势力轮番滋扰,民不聊生。为讨活路,大多数人都背井离乡逃荒到了外地,原来一千多口人只剩下了走不出去的七八十口老弱病残在村里等死。“这个时候,活命都成了问题,自然无人再去练拳了”,村里老人说。传承几百年的太极拳自此完全中断。

上个世纪70年代,陈家沟的太极拳传承才逐渐上了轨道,开始在省内有了不小轰动。1972年9月温县体委在陈家沟选拔了12名太极拳选手,由陈式太极拳第十代传人陈照丕带队代表新乡地区参加了河南省武术表演赛。当时,陈照丕挑选出陈小旺、王西安、陈正雷、朱天才四个人重点培养。在武术比赛中,朱天才曾多次获得省、全国太极拳金牌。接下来几年间,陈小旺、王西安、陈正雷、朱天才都被选拔为河南省武术专业运动员。

●太极拳与中医的健身养

随着太极拳的普及,其养生功能也迅速扩展。

中医将精、气、神称为“三宝”,与人体生命息息相关。太极拳则紧紧抓住了这三个环节,调意想以养神,以意领气,调呼吸以练气,以气行推动血运,周流全身;以气导形,通过形体、筋骨关节的运动,使周身经脉畅通,营养整个机体。如是,则形神兼备,百脉流畅,内外相和,脏腑谐调,机体达到“阴平阳秘”的状态,从而增进机体健康,以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太极拳的套路有多种多样,其架式大小不同,重心高低不同,动作快慢也不同。习练者可根据自身不同的体质,选择适合的套路。但不论何种套路的太极拳,其动作都要求发于意想,松而有力地交替转化,即所谓的柔中有刚。练起拳来随一吸一呼,动作一开一合,缓缓地连绵不断,十分适合各年龄段的人进行锻炼。

明代著名医家张介宾根据阴阳互根而提出了“阴阳相济”的养生治疗法则,古代中医认为:“阴阳离决,其人乃绝。”太极拳正是这样:有阴无阳,就不是太极拳;有阳无阴,有外而无内,有动而无静,有形而无神,僵硬挂帅,拙力当家,学上十年八年,当然也算不上是太极拳。

太极拳是一项慢运动,很多人因此会觉得打太极越慢越好。但是,太极拳不是为了追求慢,慢练的目的是催僵化柔,让身体和精神放松,而后气力才能节节贯穿、穿行无阻,周身整合协调,从而达到最快的速度、爆发最大的力量。

●长知识|为什么打太极拳须穿练功服

所谓太极拳练功服,是由古时的褡襟袄子演变而来的,除却腋下襻扣转而在胸前开襟,在旧时的大褂及踝及胫上改变为上下两遮子,上身衣肥肥大大包裹住臀部,下身松紧带扎腰扎腿灯笼裤,肥大宽敞,适宜各门各派的拳家上身打拳。后来,此款衣衫为国家规范套路着装采纳,流传至今。这种衣装在夏季又可根据需要剪去袖子,裁去裤脚,变为赤膊露膝的短打扮。

太极拳是心意拳,它的起势初始要求习练者彻底放松身心,排空杂念,舌抵上颚,七窍相接,敛尾椎,凸两肾,腹即饱满。在周身松透直达脚底涌泉的过程中,突出的后腰肾部微贴衣衫,两肩头圆滑下坠,也顺应了练功服的裁剪式样,衣袂飘飘气灌其间,下垂感,松透劲,衣在人中,人在功中,仿佛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融为一体。倘若换上紧身衣,那一切包裹就会成为累赘,身体的浮漂不沉稳也显而易见。

当一个人凝神专注于某个点时,全身的细胞、血液、肌肉、骨骼都在做相应的调整,以期达到与意识的整体同步。顺随自然的外界环境,有利于人体的全方位协作协调。练功服的和谐起到很大的助益作用,它恰如一个冷兵器时代军人的武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脱(离)手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