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历史进程的对局1998年富士通落败李昌镐十年压制常昊

改变历史进程的对局1998年富士通落败李昌镐十年压制常昊

我们常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很多时候,一场关键棋局就改变了一个棋手一生的运势。

1998年,二十三岁的李昌镐已有六个世界冠军在手,拉开了与世界棋坛其他高手冠军数上的距离,成为举世公认的世界第一人。

谁能阻挡李昌镐已是世界棋坛关注的焦点。日本六超已经老去,唯一对李昌镐保持六连胜的依田纪基比李昌镐年长9岁,已经32岁的年龄,不可避免要走下巅峰。1964年出生的马晓春继1996后,在1997年又宿命般地在东洋证券杯、中韩对抗赛、三星杯、LG杯上四度相遇,全部败北,面对李昌镐已经开始力不从心。

此时,比李昌镐年轻一岁的中国棋手常昊开始进入世界舞台,1996年常昊以6连胜终结了中日围棋擂台赛,名扬世界棋坛。1998年常昊更是星光闪耀,仅仅三个月,常昊已将NEC杯、天元、乐百氏杯(前身为霸王战)三大冠军收入帐下,新一代的中国第一人已经呼之欲出。

所有人都把阻挡李昌镐的希望寄托在常昊身上。放眼世界棋坛,同龄人中可以与李昌镐一较高低的也就只有常昊了。由于常昊的师父是中国传奇人物聂卫平棋圣,李昌镐的师父是曹薰铉九段,而聂卫平与曹薰铉在1989年的应氏杯决赛恩怨故事,又为常昊和李昌镐之间的第二代对决平添了一种期待,这种期待既是鞭策也是一种无形压力。

1997年7月,常昊和李昌镐在首届中韩天元对抗赛第一次对决,常昊虽以1:2告负,但双方表现实际旗鼓相当,常昊甚至屠龙李昌镐取胜。对中国围棋未来的憧憬,让媒体兴奋地用“绝代双骄”形容常昊和李昌镐。

1998年的富士通杯,常昊已将自己视作中国围棋的屏障,半决赛面对韩国超一流选手刘昌赫,谦谦君子的常昊发出王者之气:“他胜了周鹤洋,又胜了马晓春,再赢我,那还了得!”实战也以常昊的完胜告终。

常昊与李昌镐这对最强的70后终于不可避免地要碰撞在一起了,这也是世界大赛创办以来首次由两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棋手争夺冠军,世界棋坛的年轻化真正拉开序幕。

8月1日的决战万众瞩目,尤其是中国棋迷更是对常昊寄予了极大的期望。常昊执黑快速展开黑布局,并迅速地以紧凑而漂亮的手段打穿白棋大角取得优势,观战的小林光一、依田纪基均表达了对常昊的看好,认为常昊棋型厚实有望。李昌镐步步紧追,但常昊在棋盘上以出色的大局观将微弱的优势保持到小官子阶段。此时在国内中央体育台现场直播讲棋的聂卫平棋圣对着屏幕宣布“常昊必胜”,并说“感谢常昊在八一建军节给全国人民献上大礼”。

但随后常昊就下出了在正常状态下不应该下出的失误,最终被李昌镐逆转,一目半惜败,与自己首个世界冠军失之交臂,开启了自己之后六连亚的心酸历程。而李昌镐再也无人能挡,在寂寞的时代旷野里不断书写自己的夺冠传奇。

1998年之后,常昊被李昌镐压制了10年之久,而中国围棋也被韩国围棋压制了10年之久。常昊的个人奋斗史就是一部中国围棋的抗争史,常昊六连亚的辛酸史也是中国围棋不堪回首的辛酸史,直到2005年,常昊才夺得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第一座世界冠军应氏杯冠军,突破了心魔的常昊2007年在三星杯和春兰杯决赛中两度零封了李昌镐。中国围棋也开始了全面的勃兴。

只是这一切,来得有些太晚了。1998年,本该属于更年轻的常昊。“绝代双骄”理应分庭抗礼,而非一人掩于另一人的阴影之下。如果富士通杯由常昊夺冠,中国围棋也许不会被韩国压制如此之久,常昊成绩也会更辉煌。只是历史从无假设,命运也不会重来。

1998年,历史给了常昊机会,但常昊没有把握住。只是当时,所有人都不会意识到,中韩新一代领军人物的这盘棋改变了常昊和中国围棋未来10年的命运。

 

李昌镐是继吴清源之后,第二位独步天下的棋手。自1992年他首次夺得东洋证券杯世界冠军以来,一直到2005年他第二次获得春兰杯世界冠军,13年间他在棋界几乎独孤求败。他不是不输棋,而是他对同时代高手的胜率极高,力压他们一头。除了他获得17个世界大赛冠军外,他在农心杯三国围棋擂台赛中的空前绝后战绩最能证明他的强大,2000年至2005年五年间,他在农心杯赛中保持全胜,坐镇韩国队主将位,连续14盘棋不败。这样的奇迹纪录已经不可能重现了。

围棋是艺术与竞技合二为一的智力竞技,既然是竞技,就有胜负,在胜负世界里,战绩是唯一的标杆,不能赢的话,艺术就无从说起。只有不断地赢,打败同时代的对手,这样的胜负才有艺术。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