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中的九道轮回球「乒乓球中的九道轮回」

乒乓球中的九道轮回球「乒乓球中的九道轮回」

在许多乒乓球对决中,轮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然而促成这种现象产生的因素却是繁杂多样的,努力,机遇,甚至于命运使然,都让一种种轮回蒙上了异样的色彩。如果按照盛极必衰的自然规律,轮回也是一种必然,然而对于某些对决而言,其实,轮回也是一种倾覆。

老瓦打破“逢刘不胜”的怪圈

从天津世锦赛刘国梁在单打比赛中一鸣惊人的淘汰了名将瓦尔德内尔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刘国梁就被冠以老瓦克星的名号。如果说王涛和马文革所创造的马王时代依旧对老瓦领衔的瑞典队办法不多的话,那么刘国梁的横空出世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中国队已经具有可以正面叫板的实力。然而刘国梁的全胜记录却没有成为永恒,在45届团体赛中,受到兴奋剂事件困扰的刘国梁第一次负于老瓦,抛去外因的客观,也表明了颗粒打法的局限性。次年悉尼奥运会,刘国梁再度负于老瓦,这也是两个人最后一次在大赛中的对决。

王涛遗恨96奥运,国梁笑傲亚特兰大

同为八一队的队员,加上刘国梁打法的特殊性,王涛可能是刘国梁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最终刘国梁能够获得胜利,其技术和心态的结合绝对达到了一个至高的境地。从以往成绩来看,王涛早已背负奥运冠军的盛名,并在许多大赛中为中国队立下汗马功劳,从以往战绩来看,刘国梁更是处于绝对下风,从技术角度来看,王涛的打法简直是刘国梁的天敌,刘国梁能够完成倾覆,其表现足以称得上伟大。也是从那开始,新的孔刘时代正式形成,中国队完成了新一轮的传承,如果按照新老交替的传承规律来看,刘国梁所制造的奇迹,是否也是一种必然?

孔令辉悉尼完夙愿,施拉格巴黎始为王

悉尼奥运会单打比赛,四分之一决赛,孔令辉在1:2落后的情况下完成逆转,淘汰了施拉格进入男单四强,并获得了悉尼奥运会的男单冠军。进入大球时代后,单板质量不够的孔令辉开始步入职业生涯的下滑期,47届巴黎世锦赛男单半决赛,孔令辉与施拉格再度相逢,然而这次幸运女神站到了施拉格一方,最后孔令辉手握一个赛点时所发的一个半高球帮助了施拉格完成倾覆,有意思的是,2004年职业巡回赛总决赛两个人的再一次对决中,孔令辉仍然在手握赛点时发了一个类似的半高最终导致失利。抛去最后一战不说,头两次绝对是孔令辉职业生涯的代表,悉尼时完成了个人最大突破,而巴黎则成全了施拉格,间接的让出了雅典奥运会的单打参赛权。

大阪风云上海见,两度逆转功绩伟

孔刘时代之后,刘国正和马琳王励勤共为新生代中的佼佼者,然而随着马琳和王励勤的日益壮大,再加上后来王皓的惊人鹊起,刘国正的地位愈加显得尴尬。然而刘国正为中国乒坛所留下的记忆,却是永远都抹不去的经典,大阪世锦赛,刘国正在金泽洙的七个赛点中为中国队杀出一条血路,时隔4年之后,他又在上海炮制了同样的奇迹逆转战胜波尔,4年一个轮回,两场同时发生在奥运后的对决却都没有让国正走的更远。然而,对于技术先进却常以心理不过关而输球的中国队,刘国正的两次逆转,却显得更为弥足珍贵。

王楠时代张怡宁接力 女乒竞争中完成传承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楠都是张怡宁难以逾越的高山,悉尼奥运会之后,张怡宁逐渐取代了昔日的李菊,成为了国乒中当仁不让的二号,然而几次冲顶,都倒在了一姐王楠的拍下。真正的转折应该是2005年十运会,新的大满贯得主张怡宁在决赛中战胜了王楠,成为中国女队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北京奥运会,两个人在决赛中再度相逢,张怡宁战胜王楠,中国女队两代天后都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添上浓重的一笔。从2001年世锦赛开始,到北京奥运会,两个人的竞争长达两个奥运周期,八年一个轮回,期间胜胜负负不论,却足以印证这段女乒的辉煌。

柳承敏制造血腥雅典,中国队梦圆北京金秋

这是一场被许多人归终于爆冷的对决,原因是柳承敏在此战之前已经连续6次输给了王皓,而在这次比赛后,柳承敏也仅有一次在乒超联赛中战胜过王皓的胜绩。从对战成绩而言,柳承敏确实处在绝对下风,但从柳承敏获得的几次大赛中不错成绩的情况来看,柳承敏战胜一些平常难有胜绩的对手已经屡见不鲜。北京奥运会,四年一个轮回,王皓在团体半决赛中战胜柳承敏,报了雅典一剑之仇,其实不单单是王皓,这一段轮回是属于整个中国男乒的,从技术无敌到心理无敌,中国队用了四年完成了突破,更进一步的扩大了与对手们的差距。

马琳荷兰一飞冲天,老瓦雅典再演传奇

1999年荷兰世锦赛,刚出道的马琳在单打比赛中一鸣惊人,先后战胜了金泽洙,萨姆索诺夫和瓦尔德内尔获得亚军,被称为那次世锦赛中中国队最大的收获。五年之后的雅典奥运会,已经贵为男单首号种子的他无疑是夺标的大热门,八分之一决赛,面对年迈的老瓦,马琳却如同梦游般让出了八强席位,如果说第一次参加世锦赛,马琳是踩在老瓦肩头获得盛名的话,那第一次的奥运之旅也因为老瓦而蒙上了阴影。从蝴蝶效应的原理来看,雅典男单金牌的丢失就是因为老瓦的添乱而导致了不可预测的变数,而老瓦,时年39岁。

奥运藏尽唏嘘,奖台不见没落贵族

北京奥运会上,有着许多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那就是王皓和王励勤如同四年前一样站在了同样的位置,上一次是柳承敏,而这次是马琳。马琳在和王励勤的长达八年的对抗中成就了个人伟业,而王皓则把新的希望投向了四年后的伦敦。北京奥运会上,还有着很多人都想看到却始终没能看到的一幕,那就是传奇人物老瓦和佩尔森在炮制了一段又一段传奇之后却没能站在领奖台上,而阻碍他们的是同一个人——王励勤,或许,这也是一种必然,昔日贵族瑞典队虽然仍然有可以制造麻烦的能力,但在面对更为强大的对手而言,他们确实已经老迈,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奖牌的拥有,是很难仅靠爆冷就能获取的。

奥运之后风云暗涌,新陈交替轮回必然

这是一个最为长远的轮回,也是很难改变的现象,奥运会这个特殊的坐标几乎是所有体育运动发展和突破的临界点,作为国球的乒乓球,则尤为明显。悉尼奥运会之后,刘国梁和孔令辉逐渐交出王权,马琳王励勤和刘国正接过权杖,李菊淡出,张怡宁开始出现在绝对主力的阵容里。04年雅典奥运会,新的二王一马主力阵容确定,陈玘始成重点,牛剑锋逐渐退出一线,郭跃逐渐取代。北京奥运会后,加上无机胶水这个催化剂,其动荡丝毫不亚于头两届,马龙,许昕,张继科,李晓霞,郭焱,刘诗雯和文佳等等,都暴露出强班夺权的强劲势头。在一定的时间内,相信昔日打造的金牌阵容会发成极大的改变,至少也会对其产生很大的冲击。后奥运时代,注定是一个充满悲情和希望的时代,或许,不久之后的横滨,将会逐渐揭开竞争的新的一页。

其实轮回也是一种发展,正如中国队从弱到强,从强到弱,又再度从弱到强,直到今天中国队的一尊独大,何尝不是一种轮回。世界乒坛从西强东弱到东西对抗,再到今天的东强西弱,改变的岂止仅仅是局势,乒乓球技术也在这一段段轮回中不断被推到新的高度。现在中国队的强大很可能会延续很久,但总会有被超越的一天,正如这项源于英国游戏的运动最终会成为中国队国球一样,未来总是不可预测的,正因为不可预测,才多了许多变数,正因为有了变数,一切才能有更大的生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