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影响力人物-邹凯亲述与体操的缘分从首次大赛失误开场到奥运五金王

体育影响力人物|邹凯亲述与体操的缘分从首次大赛失误开场到奥运五金王

中国体操史上第一个五金王

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 汤晨

“虽然至今我还没长成老将的样子,但我已经离开……”2017年1月的北京雪过天晴,在一个盛大的颁奖礼上,穿着黑色正装戴着眼镜的邹凯上台发言,忍不住两度哽咽,“去年是我最后一次站在全国比赛的赛场,当时心里也确实不甘心,要最后一次努力,但身体告诉我自己,我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也没有那个能力,真的是作为一种体育人的精神坚持到现在……”让邹凯不甘的那场比赛,是2016年合肥的全国体操锦标赛,也是里约奥运会选拔赛,当时很多人都没意识到,这竟然是奥运五金王邹凯在体操赛场的最后一站。

四年后,回忆起最后一役,依然戴着眼镜,只是多了许多“少年白”的邹凯早已回归平静:“我自己是不后悔的,当时也是想把这种精神传递给下一代的运动员。”

人生第一场比赛,邹凯肿着下巴比完

2020年冬天,四川体育职业学院体操馆正在小装修,高高挂在体操馆内的邹凯、冯喆的照片被取下,移到了入口处的一面墙上。每天,来体操馆训练的孩子们都会经过他们的照片和简介,“现在娃儿比较多了,加上大娃娃一共七十多个。”作为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邹凯踏入体操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办公室、会议室的时间越来越多。一走进来,邹凯就被“喊住”聊起了工作安排,一旁,几个小朋友正在跳马跑道上一遍遍冲刺,他们的个头和模样,像极了6、7岁时的邹凯。

体操少年邹凯(中)

大概四岁左右,经常生病但好动的邹凯被送去学体操,“家里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但是很幸运的是选择到了基础大项。”一接触到体操,邹凯就比较喜欢,“喜欢跳蹦床,喜欢在自由体操垫上翻滚,喜欢在单杠上摆荡,跳到海绵坑里,对于小朋友来说非常好玩。”人生第一场重要比赛,邹凯记得很深,7岁多那年他第一次参加省运会。“当时还有两三天就参加省运会了,结果在泸州很巧碰到了一个出租车门是坏的,一个拐弯把我甩出去了,完了下巴就肿了。”邹凯说自己受伤的样子像“大脖子病”一样,那届省运会他差点缺席。“当时教练其实不想让我去比,但是自己觉得还是可以坚持,因为只比一项,就是自由体操。”不像“鸡汤”里的故事主人公带伤上阵总会有冠军,那场比赛,肿着下巴的邹凯没有拿到任何名次。“没有名次,但那个是我第一次比赛,没想到最后自由体操成为了我的强项,所以证明我当时真的非常热爱这个项目。”

黄金一代的中国体操男队

到了9岁左右,邹凯开始接触竞技体育,一头扎进海绵坑嬉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那段时间应该说是非常的痛苦,内心是非常挣扎的。”五金王第一次给自己预设奥运冠军的梦想,其实是在青春期。“经过几年的训练,到了14、15岁进入国家队了过后,慢慢就开始热爱上了这个项目。就觉得应该像热爱一项事业的感觉,为了一个总体的大目标,为了奥运会,为了奥运冠军去突破自己的极限。”

第一场国际大赛,第一个亮相就失误

2006年,邹凯迎来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国家大赛——丹麦奥胡斯世锦赛。 那时的邹凯另一个名字被叫得更多——“小眯”(因为近视,看东西总是一眯一眯的)。“第一次上场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非常难忘,脑子一片空白,完了过后做第一个动作就失误了。(摔了)过后起来全身发抖,然后整个呼吸急促,感觉所有的人都盯着我,犯了很大的错误的感觉,那是第一次体会到怯场的感觉。”

距离青涩的怯场不过两年,2008年北京奥运会单杠比赛,在几万名主场观众的呐喊和助威下,邹凯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什么杂音都听不见:“整个动作只有一分多钟但感觉过了很久,每一分一秒,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慢镜头,我当时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十多年过去,回忆两场结局迥然的世界大赛,邹凯说,“08年的两次突破——自由体操和单杠拿到冠军,是我真正意义上克服了06年和07年的失误,这两场比赛给我后面的体操生涯带来非常深刻的意义。从08年后,我的信心、比赛的准备和经验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后面的比赛都非常稳定,而且在关键时候也能发挥出自己的最高水平。”

邹凯(右一黑衣)小时候和李宁大哥合影

2012伦敦自由操比赛后,邹凯展开了李宁手书的金色手幅“五金冠九州”,那个爱虚眼睛的“小眯”成为中国体育历史上第一个奥运五金王。“可能我这人比较内向,没有把自己当时狂热的一面宣泄出来。”多年后,回忆起展开手幅的那一刻,邹凯评价自己定格在照片上的那个“浅浅微笑”。“当时还准备了‘六金冠九州’的,到单杠比赛时候也把它准备到,当然也是有足够的信心,最后只拿到第三,很可惜。”

人生最后一站,落选里约但永不后悔

或许是遗憾于李宁大哥那个没有机会在伦敦展开的“六金冠九州”手幅,2012年成就了“五金王”后,邹凯没有像别人以为的那样在高光时刻急流勇退。

“我是在13年全运会后决定要继续坚持的,这可能也是运动员的一个执着,也觉得运动员最重要的精神是‘永不放弃’。”选择第三次征战奥运,邹凯说备战的前两年其实很顺利,“但到15、 16年后会遇到了很多麻烦,随着年龄增长,体能下降、伤病恢复慢……现在想起来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是翻过去了。”那时,练一天瘸三天,是老将邹凯的常态。

2016年合肥的全国锦标赛暨里约奥运选拔赛,伤病和年纪让邹凯不得不“服老”,以往单杠上的E分(难度分)已经从7.8降到了7.2。然后,邹凯在这里走完了作为运动员生涯最后一程。

自由体操一直是邹凯最爱

“我也有哭过,反正偷偷的别人看不到就行。因为竞技体育是这样,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坚持过来的。”回想起来,邹凯认为16年里约落选是自己职业生涯最大的挫折之一,但不管什么时候被问到,邹凯对于自己的选择很坚定。“我自己是不后悔的,四川体操的精神和中国体操是一脉相传,是坚持,也是拼搏,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能看得出谁能够站得出来。”

小时候,邹凯崇拜的偶像是队里的大哥大姐,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他非常喜欢李大双、李小双。如今,邹凯是每一个练体操的运动员都必须记住的名字——第一个五金王、中国体操第一个单杠奥运冠军……“希望一代一代的更迭,他们能够超越我们,这样的话中国体操才有更大的上升空间。不只是拿更多金牌,而是能在体操项目中留下更多属于中国体操队员的名字。”

邹凯(右一黑衣)小时候和偶像李小双合影

退役四年,邹凯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身份,过上了“把奥运光环慢慢取下来的生活”,也操心油盐柴米茶,也操心自己的下一代。而对于未来,邹凯总的来说,就一句,“可能这辈子是离不开体操了,不管是继续做体育还是体育以外,应该都会跟体操有扯不开的缘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